歡迎進入浙江正品建設工程有限公司

收藏本頁 | 返回主頁 | 聯系我們
News

新聞中心

媒體關注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關注
《美術報》----邱宗康老師的專訪報道
發布時間:2016-10-31   點擊次數:530次

金文之戀

■本報首席記者 蔡樹農

  “行遍江南清麗地,人生只合駐湖州。”吳昌碩曾以“人生只合駐湖州”刻過一方朱文印,算是一方多字印的代表作,但其令我印象深刻的還是“人生只合駐湖州”這句,至今我還沒見到比這句詩更好的吟詠湖州的詩句,自然,沒有比這句更能讓湖州人引以為豪,而且能夠自然而然地拿來作城市宣傳的廣告詞了。何況,提起湖州,民間又存在“一部書畫史,半部在湖州”的說法,如果去細細考證,歷史上有多少大小名頭的書畫人物真是一件十分有趣的事,其中水晶宮道人趙孟頫是名氣最大的。近現代,吳昌碩、沈尹默又是知名的書畫公眾人物,再深入一步,吳昌碩在金石碑學方面,沈尹默在傳統帖學方面均有不俗的業績。沈尹默一直提他是湖州人,其實他是湖州籍出生在陜西的湖州人,而在講究祖宗籍貫的中國,不忘祖、不忘初心是頭等大事,就像李叔同——弘一法師都講他是平湖人,天津出生、天津長大的“天津人”李叔同卻只承認是湖州平湖的。

  邱宗康,單看名字一般不會猜測是一位美麗知性女性的名字,而她是陜西省書法家協會副主席、中國書協婦女委員會委員。雖然她出生西安,祖籍卻是浙江吳興,亦即湖州人。盡管年過花甲,依然風姿綽約。10月18日,茶香論書畫,共邀風月雅——邱宗康書法展暨籌建西部鄉村圖書室義賣活動在杭州西溪濕地民生文化中心舉行。杭州不是湖州,西溪濕地的很多風光倒是和曾經河網交錯的魚米之鄉湖州十分相似,邱宗康選擇西溪濕地搞個展、獻愛心應該順遂了她的鄉戀情結。她的“宗康”就是宗湖州、宗家鄉,宗以為大也。稍一接觸,即發現這位“玲瓏”女性身上洋溢著西北人的豪爽大氣,不做作、不粉飾,江南美麗配上黃土身段,演繹出別致的風雅。人類繁衍不能近親,文化繁衍也要避免近親。祖籍吳興長在西安的邱宗康繼承了江南文化基因,又秉承了周秦文化的火種,她在她最擅長的金文大篆書法創作中,長槍大戟、不輸須眉地長期研修浸淫,形成了自己個性鮮明、古拙奔放的金文篆書風格,驗之當代中國書壇,能一心撲在迷離深奧金文篆體上孜孜以求且成就斐然的女性書家還真不多見。邱宗康不僅沉醉不歸,更重要的是她在尋找到適合個人語言的大篆系統后并未簡單摹寫效法,而是調動個人修養努力進行一些探索性突破,從她大量多形式的創作作品中,這種探索痕跡相當顯眼,而不僅字大字小、墨淡墨濃,邱宗康運筆結體的豪邁健朗開張則始終初情不改,讀她的書法可以喝大腕茶,可以聞雞起舞,可以對月酣飲,可以大江東去,可以紅日高升。她的篆書法乳先秦銘器金文,裝飾趣味、金屬質感環繞,復添以行草氣韻,厚樸處智性畢現,剛健含婀娜,精微見放縱,有那么點女漢子的意思,寫出了巾幗不讓須眉的一腔豪情,若秦腔、若信天游,高亢而不失情性的“湖人”婉麗,是一南一北的兩方水土滋潤陶冶了她的心胸、她的筆墨、她的思想,引用她自己的話語是“我在書法的長堤上漫步,微風拂動柳條,鶯啼燕舞,溫暖而愜意……看見了柔美亮麗,聽見了起伏洶涌,卻不滿足于這樣的‘風光旅游’,于是我閉上眼睛,打開心靈的觸角,鉆進書法的隧道,在黑暗中傾聽遠古的天籟之間……”其結果是她把筆觸延伸向了她樂此不疲的“墨彩金文”。正因為前無古人、今少同行的滿帶畫意的“墨彩金文”,嘗試創新的得失她本人是最清楚的,“模樣、形式、力量、生命感”等等都是在她考量范圍內的,并不是件件成功、件件叫好,哪怕是少數的“出彩”都會令她興奮和驚喜,書法創作的樂趣大概就在于創作的前期準備和創作過程,這就是藝術創作的迷人之處,不親歷者不能預見感知。

  青銅時代遠逝了。電腦時代如果還能重溫青銅時代的熱度、能再現青銅時代的影子,難道不是美麗的享受嗎?

  那天秋雨夾著桂香,很江南,很湖州地嵌入了邱宗康“青銅時代”的金文大篆中,不是夢,是真實的金文之戀。


ag捕鱼王2辅助外挂好不好